首页 > 时事 > 除了亚博体育还有什么-杨渡:好恐怖啊,绿营制造的“新戒严时代”来了

除了亚博体育还有什么-杨渡:好恐怖啊,绿营制造的“新戒严时代”来了

但他们要小心了,依照民进党提出的“反渗透法”,“任何人不得受渗透来源之指示、委托或资助”。大陆的设计费用升高后,认为台湾设计师便宜又有设计力,非常好用,于是来台找设计师。这已经不只是恐怖的“刑法”100条,更是“戒严令”的回归。文化人自此噤声,这就是民进党要的“新戒严”时代。民进党正利用“反渗透法”实施“新戒严体制”,在台湾人的心中植入新的“绿色恐怖”。

2020-01-11 15:30:03

除了亚博体育还有什么-杨渡:好恐怖啊,绿营制造的“新戒严时代”来了

除了亚博体育还有什么,电视剧《我们与恶的距离》在大陆卖了版权,传闻取得每集100万人民币的费用。这是台湾电视很好的成绩,很好的商业交易。

但他们要小心了,依照民进党提出的“反渗透法”,“任何人不得受渗透来源之指示、委托或资助”。至于“渗透来源”,则是指“(一)‘境外敌对势力’之政府及所属组织、机构或其派遣之人。(二)‘境外敌对势力’之政党或其他诉求政治目的之组织、团体或其派遣之人。(三)前二款各组织、机构、团体所设立、监督管理或实质控制之各类组织、机构、团体或其派遣之人。”

那么,大陆的各种媒体、出版社、文化机构、文化表演公司、表演场所、电视台、卫星电视等,均是大陆官方所“设立、监督管理或实质控制之各类组织”,那请问,与网路媒体腾讯(被官方监督管理)交易的《与恶》是不是被“渗透来源”“资助”?

你当然可以说,那每集100万人民币是版权费,但如果陆委会要说它是“资助”,那请问资助与版权费怎么分?1集可以卖5万,也可以100万,他硬要指鹿为马说你是被“敌对势力”资助,你怎么辩解?“资助”要怎么定义?

同样地,以设计师为例,现在台湾非常多接案的设计师,他们自己做工作室,靠接案生存。大陆的设计费用升高后,认为台湾设计师便宜又有设计力,非常好用,于是来台找设计师。这些年轻设计师收入有限,台湾又不景气,生存不易,接了大陆案子,怎么可能去分辨是不是“渗透来源”?但他们分明拿了大陆文化出版公司的“设计费”,这些出版公司当然是被“实质控制”的组织,那请问,这个民进党当局是想让台湾的年轻设计师去坐牢?还是去饿死?

要知道,台湾设计师的大量出现,也是台当局提倡文创政策,鼓励大学设了许多文创系所的产物,如今大量的毕业生找不到工作,靠居家小空间,搞一间个人工作室,一部电脑接点案子,生存非常不容易,如今有一点大陆的生意,你用“反渗透法”去堵死,是准备杀死多少年轻人的生路?

不只这些,文化人在大陆出书拿了版税、作家去大陆演讲拿了演讲费、学者去大陆参加学术研讨会拿了论文费、演员去大陆演出拿了演出费、歌星去演出拿了出场费等,也都一样。这些文化公司都是被“监督管理”的机构,你领了演出费,这是“资助”?还是“渗透资金”?你回来敢说一句大陆的演出很成功吗?你敢说一句“大陆很好,《与恶》卖很高的版权费,我们要重视大陆市场”吗?

不要说远的,刚刚还在大陆巡演的“云门舞集与陶身体《交换作》”,已巡演了许多站,林怀民亲自参加许多场座谈。这些座谈中,大陆文化官员出席者不在少数,演出场地安排也需要官方许可与支持,经费收入更不待言,要不然云门怎么活?

可这些,如果用“反渗透法”去严办,都是大陆官方附属的文化团体在背后,陆委会大有办法把云门叫去严查,查你跟谁吃了饭?有没有人在饭局中指示?你的饭局、住宿被谁招待?钱谁出?有没有指示两岸合作交流的项目?这些算不算被“敌对势力资助”?

这样问下来,云门要怎么自清?哪一个文化人、文化团体可以应付这种法律的纠缠?文化艺术活动可以这样被践踏,文化工作者还有一点尊严吗?

说得直白一点,用这一部“反渗透法”,台湾文化工作者、设计师、艺术家、演员、影歌星、作家天天都得活在“绿色恐怖”的阴影下。最好不要与大陆有任何往来,就算有往来,也不能多说一句话,否则,你就会变成“匪谍”。

这已经不只是恐怖的“刑法”100条,更是“戒严令”的回归。文化人自此噤声,这就是民进党要的“新戒严”时代。

但这只是就文化领域的观察,从更大范围看,包括了中小学生的夏令营,两岸宗教、民俗、学术、教育、商业的所有活动,都将因恐惧而自我查禁。

民进党正利用“反渗透法”实施“新戒严体制”,在台湾人的心中植入新的“绿色恐怖”。人心的恐惧,才是最恐怖的地方!

(作者杨渡为台湾作家 来源:台湾《中国时报》)

相关推荐

© Copyright 2018-2019 k81eap.com 铁新信息门户网 Inc. All Rights Reserved.